带领“村队”引发众怒?80岁富豪正在遭遇德甲赛场的暴力

上个周末本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德甲比赛日,然而从威斯特法伦球场到莱茵能源球场,再从旧森林管理所球场到事件焦点的PreZero竞技场,诸多德甲赛场的看台不约而同展现出内容相似的条幅,那就是对霍芬海姆俱乐部大股东霍普的攻击与辱骂,不仅导致多场比赛被迫中断,甚至还出现了拜仁与霍村一战最后13分钟以“默契球”方式表达姿态的历史性场景。

作为全球顶尖软件公司SAP创始人,霍普在体育界同样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以30年的付出将母队霍芬海姆自底层带到德甲赛场,却因对德甲传统政策的挑战及成功,成为极端球迷的眼中钉,更成为德国足坛无法挥去的争议点。如今,随着焦点事件不断发酵,德甲各方终于凝聚起反抗排斥和歧视等极端行为的共识和动力,这让霍普再度于无形中改变了德国足球。

1940年,迪特玛-霍普出生于海德堡大学医院,在位于海德堡和海尔布隆之间辛斯海姆市的乡村霍芬海姆长大。这里仅有3300人口,其实在德国地图上,别说霍芬海姆,就连辛斯海姆都很难找到——正是在这里,霍普如同身边的孩子一样,少年时代便对足球充满梦想,此后进入了当地TSG 1899霍芬海姆青年队,而这支村级球队如今正被无数球迷称为“霍村”。

不过,霍普在球场上并未展现过人天赋,这让他放弃了成为职业球员的念想,同时也未如母亲所期望的成为教师,而是就此立志成为一名百万富翁。于是在被霍芬海姆青训淘汰后,霍普通过收割胡萝卜、向餐厅送炭等杂活筹集到大学学业所需资金,26岁时自卡尔斯鲁厄高等专科技术学校毕业,随后成为了IBM公司的软件工程师。

凭借天赋、创意和勤劳,霍普于1972年迈出了人生的关键一步——他和4名同事一起在德国瓦尔多夫市建立了软件公司SAP。如今,SAP已发展为全球最大的企业管理和协同化商务解决方案供应商,世界第三大的独立软件供应商,全球第二大云公司。对于每位软件专业的人士而言,SAP的名字可谓如雷贯耳。

如果你对软件行业缺乏了解,以下数据可帮你看到SAP的超高地位。2019年7月,SAP位列《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427位;2019年10月,SAP在福布斯全球数字经济100强榜排第21位。如今,全球120多个国家超过17万家用户正在运行SAP软件,财富500强80% 以上企业自SAP管理方案中获益。此外,SAP还曾在2014年世界杯期间为德国队提供解决方案,为国家队问鼎世界杯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如此成就,让霍普早已实现百万富翁梦,甚至在福布斯公布的全球首富中也榜上有名。不过事业有成后,霍普并没有继续沉迷于对金钱的追求,而是开始努力回馈社会。自此,他资助了很多机构与组织,包括大学、医院、中小学、养老院还有体育运动。例如,他曾多次向海德堡大学医院(他在这里出生)捐赠包括CT、核磁共振在内的价值20多亿欧元医疗设备。

1995年,霍普还成立了“霍普基金会”,资金超过40亿欧元,以支持体育、医药、教育以及社会项目。该基金会赞助了多个项目,包括投资研究癌症和阿尔采默氏症治疗方法的生物技术公司,资助国内和国际数个环保组织,援助乌干达、索马里、塞内加尔、埃塞俄比亚等非洲贫困国家……据说,天文学家霍瓦特曾于2008年发现一颗小行星,并用霍普的名字来命名以示尊重。

在各项慈善活动中,霍普还曾注资拯救了当地篮球、手球、冰球、曲棍球等俱乐部。特别在海德堡,几乎每支有影响力的俱乐部都受过霍普的恩惠,这也是他备受当地人爱戴的原因。当然,这其中怎能少了曾经效力过的霍芬海姆?在霍普心中,最在意的就是母队霍芬海姆。早在1989年入主前,他就以个人名义捐赠过1万马克以帮助球队渡过难关。

不过此时的霍芬海姆,只是一支混迹于第七级别联赛的自娱自乐式“村队”,并在1989年惨遭降级,进而成为德国足球体系最底层球队。就在这时,霍普正式回来了!他开始持续赞助这支家乡母队,而霍村奇迹则静悄悄地开始了——球队于1991年重新杀回辛斯海姆市地区联赛,1992年再升一级进入莱茵-内卡大区联赛。

此后8年,霍村的参赛级别不断提升。2000年,现任拜仁主帅弗里克接过教鞭,首季便带队升入第三级别的南部地区联赛,距职业化的德乙联赛仅一步之遥(当时尚没有德丙联赛)。虽然霍村受制于实力放缓脚步,依然在2002-05年间连续登上巴登地区杯赛的冠军宝座,还曾在2003-04赛季德国杯1/8决赛爆冷淘汰拥有卢西奥、贝尔巴托夫等球星的德甲劲旅勒沃库森。

2005年自SAP隐退后,霍普更是把全部精力都专注于霍芬海姆。为此,他“追了朗尼克(现RB莱比锡体育主管)四周”后并成功请来了这位曾把矿工带入欧冠联赛的名帅,后在2007年夏天投入近1900万欧元引援。于是仅用两年多时间,在德国足坛享有“教授”声誉的朗尼克便带领霍村完成“两连跳”于2008年跻身德甲行列,甚至在升级的首个赛季一度占据德甲榜首位置。

可以说,不到20年时间,霍普几乎一手把霍村从最低级别带到德甲联赛,而且稳固住了扎根德甲的脚步。不过,这一切绝非单纯的“砸钱”这么简单。“我不把自己当作投资人,因为投资人都想赚钱,我把自己看作荣誉会员。”这句话囊括了霍普对霍村的挚爱,他并非只想通过金钱打造豪华球队,而是搭建了科学合理的规划和目标,甚至对那些西亚土豪嗤之以鼻:别拿我和他们比,我们经营球队的目的不一样,我是真正喜欢这支队。

于是我们看到,霍村在连续升级的同时更展现出各种基础力量的强大支撑——每年增加投资以完善并更新训练设施,建立各年龄段梯队,成立青训学院,兴建训练场、球场和后勤中心。2009年初,霍普基金会出资兴建的专业化球场投入使用,更让霍村终于不再寄人篱下(此前租借曼海姆队球场)。如今,霍村已拥有楚岑豪森基地、迪特玛-霍普球场、PreZero竞技场、SAP体育科技中心(为国家队等提供专业技术支持),你能否想象这居然是一支“村级”球队的资产?

20年前,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在霍芬海姆这个村庄,居然会诞生一支屹立于德甲联赛的足坛劲旅。更了不起的是,这个奇迹并非霍普单纯投资并雇佣他人完成,而是凭借对家乡足球的挚爱而劳心劳力、事必躬亲,建球场、抓青训,三十年如一日,进而为整个德国足球做出了积极贡献。如今在该地区,到处都建起青少年竞技中心,德国足协早在2008年就把霍芬海姆命名为足球精英学校,这里甚至诞生了28岁的德甲历史最年轻主帅纳格尔斯曼。

不过,霍村奇迹虽然让人津津乐道,但嘲讽、不屑和敌意也随之而来!早在霍村升入德甲后,“足球是霍普的玩具”“德国足坛不是亿万富翁的天下”等叫嚣声便不绝于耳。在霍村该季客战美因茨的比赛中,主队球迷散发传单声称“霍普这家伙毁了足球”,美因茨经理海德尔更向《法兰克福汇报》表示“霍芬海姆也能成为36支职业化球队的一员,这不得不说是种遗憾!”

与此同时,霍普面对的更大挑战还在于德甲联赛固有的“50+1”政策。目前,国内已有不少文章科普这个德国足球联盟的独有政策。如果用最简单语言来解释,“50+1”政策规定了决策权(或表决权)只能归德甲俱乐部所有,私人或企业即使拥有50%以上所有权也不能真正掌控俱乐部。这是德国足球保障俱乐部权力的政策,目的在于严格限制外来资本的影响,而把俱乐部最高权力始终留给会员(球迷)。

因此作为金主或投资人,无论为某支德甲俱乐部注资多少、占有多少股份,最多只能拥有49%(低于50%)表决权,而球迷(会员)哪怕1分钱也没有投入,却在俱乐部的营运管理中享有重要权力。由于该政策保障了球迷对自家俱乐部的归属感和拥有感,因此在德国国内深受拥护,而各支俱乐部高层(管理者)受制于会员选举决定,难免要主动投向球迷阵营,进而与俱乐部投资商(股东)的关系颇为敏感。

因此,即使霍普为霍芬海姆投资数十年后占有超过96%的股份,俨然这支俱乐部当之无愧的所有人,然而“50+1”政策却让他在这支由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德甲球队内部居然没有话语权和决策权,反而还要受制于俱乐部的会员大会和球迷意见。更为甚者,部分球迷公开反对霍普把霍芬海姆变成一言堂,居然在球队升入德甲的主场比赛中向这位俱乐部恩人致以嘘声!

这就是德国足球文化中的一个极端现象,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球迷不只捍卫俱乐部拥有权,甚至严格防范资本力量抢走属于球迷的资产(俱乐部)。因此在这部分球迷眼中,宁可霍村还在第八级别联赛挣扎,也不能完全成为霍普的个人财产。于是,双方在霍村进入德甲后多次唇枪舌剑,最终各退一步,球迷允许霍普拥有球队全部股权,霍普不得不交出了51%投票表决权,这让他对霍村的情感受到了明显打击,进而开始降低对俱乐部的资金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这股极端球迷的力量由于足够强势且声量极大,在德国确实让很多俱乐部退避三舍,不过他们的声音毕竟不是主流。在霍芬海姆乃至辛斯海姆市,多数球迷自然对霍普持有感恩之心,因此虽然霍普一度放弃51%投票表决权,但是他的意见总会得到会员大会以及俱乐部高层的服从,这让两者之间形成了完全互信的和谐关系。因此,当霍普尝试攻克“50+1”堡垒时,在当地还是得到了多数球迷的认可和尊重。

其实,后续发展对于霍普而言也纯属意外。需要介绍的是,“50+1”政策在诞生时有一个名为“勒沃库森条款”的补充规定——由于大众和拜尔集团全资控股的狼堡与勒沃库森在“50+1”政策出台时便已进入德甲,所以该政策不得不为这两支俱乐部量身定做了额外条款,即允许1999年7月1日前对一家俱乐部持续赞助超过20年的公司或个人获得超半数表决权。

后来,这个条款反而成为了突破口!2011年,汉诺威投资人金德向德国体育仲裁庭递交废除“50+1”的诉状,体育法庭最终给出折中判决,即保留“50+1”规定,但是废除了勒沃库森条款中“1999年7月1日前”的时间限制,这就为私人彻底拥有俱乐部打开了一扇门。于是来到2015年,连续投资霍村长达25年(总金额接近3.5亿欧元)的霍普得到了德国足球联盟批准,由此让霍村成为德甲历史上第三支完全属于私人的球队。

显然,这样的结果让霍普就像后来的RB莱比锡,顿时成为德国球迷的眼中钉。哪怕他是通过遵守规则获得真正掌控权,哪怕他为这支“村级”球队付出了数十年,但在部分球迷看来霍普严重破坏了德国足球的传统,因此这位“破坏者”顿时成为被攻击的对象,特别是极端球迷站在斗争第一线,这让对霍普的否定和侮辱遍布德国足坛,在赛场看台尤为明显。

在这其中,最为坚守“50+1”的多特球迷自然最为积极。只是合理合法的表达诉求没有问题,当这些极端球迷的做法违反法律、触犯道德时则绝对不被允许。于是两年前,多特球迷便因到霍村侵门踏户而收到德国足协体育法庭开出的禁赛处罚(当时设置为延期处理),却不想多特球迷在缓刑期间依然我行我素,直至上个月收到德国足协的最后罚单,即未来两个赛季不允许球迷随队赴霍村客场看球,且多特俱乐部还被处以5万欧元罚款。

只是德国足协在作出处罚的过程中自身犯了错误。他们此前曾许诺不会因个别球迷的错误而实施普遍性惩罚,但是最终处罚决定却似违反了自己的公开承诺(极端球迷的行为导致所有多特球迷无法到霍村客场看球)。于是德国天空体育披露,拜仁、科隆、柏林联等队球迷近期密集且更为激烈的针对霍普行动,应是极端球迷组织私下联合发起的,由此试图在各个赛场声援多特球迷并打压德国足协。

正是这些极端球迷的所作所为,导致近两轮德甲联赛乌烟瘴气、频频中断!上轮联赛门兴主场迎战霍村,看台球迷打出巨幅海报,用“靶心”方式攻击霍普。显然,这张有着“威胁”意味的海报顿时引起霍村的强烈不满,从主帅斯勒赫德到场上球员都曾在比赛中考虑过罢赛!斯勒赫德赛后介绍:“这张海报如果没有消失的话,我们将直接回家,然后让他们(门兴)拿3分好了。”

来到本轮,各地极端球迷做法更为普遍和过激,却不想其中的主流力量选错了地点和对象。在这场拜仁客战霍村比赛中,拜仁极端球迷在客队看台连续打出侮辱霍普的条幅,然而作为德甲班霸的拜仁岂如其他俱乐部那般好欺负?暂不提拜仁常年反对“50+1”,以及高层与霍普感情身后,作为一支国际化豪门俱乐部,拜仁上下当场拿出应有的勇气和担当:除了向具有侮辱和歧视行为的球迷说“NO”,队长诺伊尔当即带头退场并支持罢赛以表达对霍普的支持,哪怕放弃这场胜利!

不仅如此,拜仁和霍村球员在两度比赛暂停后回到场后通过相互传球的方式结束比赛,以证明“足球的本质不是相互对抗,团结是反对敌对的正确标志”。原本在看台的霍普也展现令人敬佩的气度,他与拜仁高层鲁梅尼格来到场边,陪伴球员完成了这场珍贵比赛。直至赛后,在场所有人员陪伴霍普来到霍村球迷区致意,每人均上前与霍普握手并表示敬意,由此赢得了霍芬海姆球迷的持续掌声。

如此感人一幕发生后,极端球迷似乎依然不知悔改,他们居然威胁采取更过激手段:“如果出现类似情况都中断比赛,那么你们再也不会享受完整的90分钟。”然而正义的力量已经打响第一枪,又有谁会惧怕这些过街老鼠?诚如鲁梅尼格所言:“面对某些看台,或者说太多看台上所发生的事情,我们过去总是闭上眼睛,作出太多纵容,以至于今天不得不重新思考。我们必须对那少数极端球迷采取行动,他们即将为此付出代价。”

对此,拜仁今日官宣将内部成立反排斥、仇恨和诽谤委员会,对霍芬海姆发生的事件进行彻查和追究,并应对将来可能发生的各种排斥和歧视行为。同时,各支德甲球队纷纷站出来表态紧随拜仁步伐,例如矿工便表示此类情况若在费尔廷斯球场内发生将不计后果直接罢赛。对此,德国足协的处理方案也在酝酿——那些极端球迷,未来在整个德国范围内都不允许进场看球!

无形之中,霍普又一次改变了德国足球,而这位80岁的“德国足球最伟大浪漫主义者”依然心平气和:“我不会和这些人(极端球迷)有任何对话,那将毫无意义,他们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和他们说,这些犯事的人应该远离球场,而我依然会到球场欣赏每一场比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uthor: yabocomcc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