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撒被父亲捆绑放在祭台给他留下什么样的心灵创伤?

信仰上帝的“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献祭自己的儿子给上帝的事,都是以亚伯拉罕的角度去叙述的,所表达的都是赞誉亚伯拉罕坚定的信心,服从的性格。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以撒这个差点被自己亲生父亲用刀刺死的人,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亚伯拉罕得到启示之后就在一大早出发了,带了两个仆人,带上以撒,也带上了劈好的燔祭的柴。这里没有说撒拉怎样,很可能,撒拉也不知道自己年迈生的儿子要被亚伯拉罕带去进行燔祭。亚伯拉罕很可能没有跟任何人说神指示他去干什么。

神指示的地方很远,他们骑着驴走了三日才到摩利亚地,需要进行燔祭的地方应该是一座山地,亚伯拉罕远远的看见了,就让仆人停下,他和以撒上去拜一拜。所以,仆人和以撒应该都只是觉得亚伯拉罕是真的要上去拜一拜,而不是有别的事情。

这里说明这个地方原本就是祭拜神灵的地方,很可能是一个大型的祭拜山地,其中耶和华也在这里接受人们的祭拜。仆人对亚伯拉罕上山拜一拜的行为没有任何异议,应该也是相信了亚伯拉罕“拜一拜”的心愿。

而亚伯拉罕这个时候让以撒背上了燔祭的柴火,当然,这也很合理,因为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多岁了,让以撒背柴火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要知道,这柴火可是用来烧以撒的。以撒不知道,他背上了柴火,走在父亲的前面上山。亚伯拉罕拿着刀和火,刀是用来刺以撒的,火是用来点燃燔祭的柴的。

在亚伯拉罕眼中,燔祭的一切东西都预备好了,以撒,刀,柴火。但是以撒却隐约有点不安,他问父亲用来燔祭的的羔羊在哪里,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就是那只即将被献祭的羔羊。亚伯拉罕回答以撒,说神必定自己预备燔祭的羊羔。

但是上了山,来到燔祭的祭台,亚伯拉罕却突然变了脸,把柴从以撒身上取下来,摆好柴,然后就捆绑了以撒。以撒这个时候,被称为童子,但是也应该不小了,甚至已经是二十岁的成年年纪。那么这个时候的以撒完全具备反抗亚伯拉罕的能力,但是,他却没有,而是被亚伯拉罕捆绑着放在了燔祭的柴上。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以撒背柴的时候就怀疑自己是祭物,然后在被父亲捆绑之后就确定了自己就是祭物。但是,以撒对这一切都是服从的,安静地等着自己的命运。但是,回到亚伯拉罕身上,他先是对儿子说神预备了祭物,然后又确实把以撒当成了祭物放在祭坛。亚伯拉罕是不是构成了对儿子的伤害?

从怀疑自己是祭物到确定自己是祭物,以撒经历了很复杂的心理过程,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个过程亚伯拉罕和以撒没有交流,好像两个人都已经得到了心照不宣的默示。这里可以看到亚伯拉罕以及以撒都是非常服从神的指示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以撒内心对父亲亚伯拉罕没有任何不满,特别是当父亲亚伯拉罕举起刀要刺进在以撒身上的时候。

虽然这件事最后以神预备的羊羔代替了以撒来献祭,但是,毫无疑问,这件事情对以撒造成了一定的心理伤害。此后关于以撒娶亲和撒拉死亡的情绪反应上看,以撒是抑郁的。

虽然没有找到以撒和母亲撒拉之间母子情深的直接证据,但是,撒拉极其爱护以撒。因为撒拉看见夏甲戏笑以撒,马上就让亚伯拉罕赶走夏甲和夏甲生的儿子,第二天一早亚伯拉罕就打发夏甲和以实玛利走了。撒拉如此爱护以撒,事事为以撒着想,反过来,以撒也是一定会深爱母亲的。

特别是经过燔祭事件后,以撒对父亲的感情绝对不再像对母亲的感情那般纯粹,所以撒拉的死对以撒来说,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创世记》就描述到,天将晚的时候,以撒就出来田间默想,说明他是一个喜欢独处已经有心事的人。他的独特行为已经告诉世人,他满怀心事,只有夜晚降临的肃穆,田间的宁静才可以让他的心灵得到平静。

以撒默想,是祈求神,还是回想自己被燔祭的哪一幕?没有人知道。但是一个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在田间默想的成年男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心事重重的人,所以,以撒患有抑郁症几乎是确定的答案。后面也说了以撒因为母亲撒拉的死,一直到娶了利百加才得到安慰。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足以说明以撒内心的悲伤和忧郁,除了母亲和利百加,没有人可以安慰他。

而那个时候亚伯拉罕还活着,也就是说,以撒从父亲那里不能得到安慰,也可以说,以撒更爱母亲。从以撒田间默想可以得出他是一个心思沉重的人,而从他一生的行为经历看,以撒内心都是非常柔静的。他服从于一切安排,但是也常怀对世事的疑虑。以撒相信神,敬畏神,但是,他也是对现实有疑虑的。

虽然一切自有神的安排,但是以撒在基拉耳的时候,却跟父亲一样,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也让妻子利百加谎称是自己的妹妹,就是为了避免利百加的美貌被觊觎而带给自己灾祸。这是以撒心思深沉,心有所惧的一种表现。

总的来说,以撒的一生,可以用疑虑和顺从来概括,他既是最幸运的被恩赐给亚伯拉罕的独子,又是被燔祭考验导致留下心灵创伤的不幸孩子。

Author: yabocomcc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