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伯拉罕·林肯的夫人和他的孩子们

亚伯拉罕·林肯(1809.2.12—1865.4.15)是美国第16任总统,生于肯塔基州。父亲托马斯·林肯务农,是个文盲。母亲南希·汉克斯是个善良的农村妇女。林肯没有上过正规学校,从事过多种职业,1836年自学成为律师。从1834年到1840年,他四次被选入伊利诺伊州议会。1860年被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中获胜。林肯总统面临的局面是严峻的,上台不久,南北战争爆发。林肯临危不惧,坚定地维护联邦,主张废除奴隶制,并且决心打赢战争。1863年1月1日,林肯正式颁布《解放宣言》,有20万奴隶获得解放。他取得了1864年的大选胜利,得以连任。前线节节胜利,英勇善战的格兰特将军指挥联邦军在1865年4月9日迫使南方邦联军队总司令罗伯特·李投降,内战结束。

玛丽·托德出生在美国南部肯塔基州的列克星敦,她的家族历史是非常辉煌的,祖父辈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还当过将军和州长,父亲罗伯特·托德作为一名年轻的上尉参加了1812年反击英国人入侵的战争,后来罗伯特在政府中任职并担任了肯塔基州银行的行长。

虽然生活在有着如此显赫地位的家庭中,但玛丽·托德的童年却是不幸的,七岁时她的母亲就去世了,丢下了她和她的几个兄弟姊妹,他们的父亲又娶了一个叫贝特西的女人,这位继母为玛丽·托德添了一大群弟弟妹妹,后来玛丽·托德始终认为继母和她的孩子们夺走了父亲对自己的关爱。

玛丽·托德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她就读于家乡一所法国人开办的贵族学校,能够流利地读写法语,遗憾的是良好的教育对玛丽·托德那容易冲动和好发脾气的天性没有产生多大影响,部分原因是她有令人苦恼的先天性头疼的毛病,因此她不太容易和周围人处好关系,再加上她那与生俱来的几分不可一世的高傲,使人们对她更是避而远之。

年轻的玛丽·托德典雅大方,谈吐优雅,气度非凡。她总对自己的姐姐说:“我要成为总统夫人。”没人不认为她是在说梦话。

跟随命运的指引,她来到小城斯普林菲尔德。这里有州议会,刚刚形成一个新的政界团体。

不久,玛丽发现了众人中最有才华的两个:高个子林肯和矮个子道格拉斯。他们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并同时开始追求。

道格拉斯比林肯年轻几岁,政坛上已有不小名气,人们都认为他前程似锦。他坚定、刚强、野心勃勃,一生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一个目标:入主白宫。当看出玛丽将会是他权力竞争中的得力帮手时,他马上开始了自信而又毫无顾忌的追求,极尽赞美、奉承之能事。

林肯,一个长相丑陋、毫无名气、负债累累的小律师。当时白宫还从未在他脑海里形成任何概念,就如他从未想过要去登上火星一样。他的追求犹豫、畏缩、一进三退。

玛丽·托德不顾姐姐姐夫的极力劝阻,执意选择了小律师。她后来说道:“我当时想,他终有一天会成为总统,因此,我选择他。当然,他的形象的确不怎么好看。”其实是因为她看到了林肯身上的潜力,她能预见到林肯一定会有出息的,同事她渐渐的厌恶林肯的竞争对手道格拉斯,对他人品极为不屑,纯碎小人行径,认为他以后不会有什么大成就的。

谁曾想到林肯竟然在婚礼当天逃婚了!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这个出身名门、有钱有势的贵族小姐矜持地保持了沉默,并固执地继续等待。

二十年后,林肯与道格拉斯在总统大选中对决。共和党的林肯获得一百九十万票,的道格拉斯获得一百四十万票,林肯胜出。

玛丽终于进入了魂牵梦萦的白宫,成为。然而她的兄弟及亲戚们都在叛军中(蓄奴制的南方)任职,与她丈夫作战,她得不到周围人的信任。苦闷的同时,她的虚荣心和妒嫉心继续极度膨胀。在丈夫为战事殚精竭虑、夙夜不眠的时候,她一心购物,参加舞会,莫名的与丈夫争吵,并在任何场合辱骂军官或部长夫人,成了妒妇与悍妇的代名词。

她的好胜和妒嫉到了可笑的地步:她几乎与丈夫所有得力部下都交恶,她不允许任何女士在进餐时走在她前面,甚至还记下每一个与她丈夫交谈超过五分钟的女士的名字。(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她是当时这世界上最了解林肯的女人)

天意从来高难问。从不怯懦的玛丽注定要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不平凡的角色。命运之神不停地鼓风加薪,让她的每种性格都在极端与疯狂中焚烧,永不熄灭。她极端的权力欲在一定程度上使当年的林肯加快了攀登的步伐,而后来极可能又是她那无与伦比的妒嫉心挽救了美利坚合众国第十八任总统格兰特的生命。

威名赫赫的格兰特时任北军总司令。战争纪念日那天,林肯夫妇与格兰特夫妇准备一起去戏院看戏。因格兰特夫人害怕神经质的玛丽会在群众向他们欢呼时大发肝火,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决定不去了。她和格兰特于下午离开了首都。晚上,国父林肯在戏院被支持南方叛军的话剧演员布思暗杀。

林肯死后,玛丽托德神经错乱。在疯人院住过一段时间,最后疯疯癜癜地死在她与林肯结婚的那所房子里。

1841年,林肯与玛丽·托德结婚。玛丽是一位银行家的女儿,比林肯小9岁。他们生有四个儿子。

罗伯特(鲍勃)·托德·林肯是美国传奇家庭的典型代表。他生来就有许多同龄人无可比拟的机会,但就个人来讲,他表现的正是他自己。或许命中注定他要做领导者,可是,他走向成功的道路上,既有与他父亲相近的领导才能,又有与他父亲截然不同的经历,他自身的才华不应被低估。

罗伯特出生在伊利诺伊州的斯普林菲尔德,16岁前一直住在父亲购置并不断扩充的房子里。他在学习上没有什么出色表现,这一点令他父亲非常担心,说道:“他足够聪明。我只是担心他是那种少有的小时候聪明,长大了却不成器的孩子。”他父亲的论断得到了证实。

罗伯特考哈佛大学时,17门功课中有16门不及格。他只好在新罕布什尔爱塞特的菲利普学院补习了一年,才获准进哈佛学习。多年以后鲍勃回忆道,当他宣布他要学法律时,父亲给了他唯一的一次关于他的职业的忠告:“你应该学得比我多,但是你永远也不会有时间来超过我。”在哈佛上学期间,罗伯特去参加了他父亲的总统就职典礼。

一上任,林肯就面临着无法避免的内战的爆发。他招募了75,000名志愿者来保卫合众国,其中却没有他的儿子鲍勃。尽管北方学校里的大批师生离开学校奔赴战场,林肯的长子却一如既往继续学业。对于他不入伍,人们众说纷坛:他是依从了精神紊乱的母亲的意愿;亚伯拉罕·林肯不让儿子入伍,或是鲍勃认为他父亲已经宣战,他就没有义务再参战了。1864年鲍勃从哈佛毕业后,他的父亲还是请格兰特将军给他21岁的儿子安排个位置,说:“从哈佛毕业后,他想在战争结束前对它有所了解。我不想让他当兵,也不想让他当官,因为那些比他早人伍的人更有资格也更能胜任。”格兰特将军给了总司令的儿子一个上尉军衔,林肯随即任命鲍勃为助理副团长。然后他“确实争取驻扎在彼得堡和阿波马托克斯的营地,以亲眼目睹罗伯特·E·李投降”。鲍勃在内战中从未真正上过战场,所以后来北方的报纸写“罗伯特·林肯在军队里的出色表现”时,稍有些嘲讽意味。

林肯遇刺那天晚上,鲍勃正在华盛顿白宫。(略带讽刺意味的是,加菲尔德总统和麦金利总统遇刺时,他也在附近。)父亲葬礼结束后,鲍勃回到伊利诺伊州进入了一家大型法律公司,但他到1867年才被正式接纳为伊利诺伊州律师会成员。他的业务发展很快,娶了艾奥瓦州参议员的独女为妻。由于他母亲的怪异行为,他们的婚礼规模很小。

鲍勃后来在芝加哥开业,1876年,他被选为芝加哥市南部地区监察,这是他一生中唯—一次通过选举担任公职。1876年到1881年间,法律业务使他与许多芝加哥的大公司建立了密切联系,其中包括著名的普尔曼豪华车公司,他出任该公司的首席顾问。

1881年罗伯特被任命为加菲尔德内阁的军务部长,一直到下届总统切斯特·A·阿瑟任期结束。之后罗伯特成了“差点被提名”的总统候选人,他曾三次入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名单,1880年甚至被提交该党全国大会选举,但只得了4票。1884年和。1888年他有两次被共和党提名,希望能借他早已逝去的父亲的公众形象获得支持。但正如1884年的一段评论所说:“小林肯从来没有任何语言行为表现出他有胜任共和党领袖的卓越才能和特点。”小林肯一直担任他的军务部长,直到林肯政府和伍德罗·威尔逊政府之间仅有的一位总统克利夫兰上台。

罗伯特重返律师业,直至共和党总统本杰明·哈里森当选,任命他为驻英公使,至1893年哈里森任满。

罗伯特再次重操旧业,律师这一行已经使他发了财。在美国铁路发展的鼎盛时期,甚至在草市广场骚乱期间,他一直任普尔曼公司的首席顾问,这层关系使他成为该公司的总裁。随着事业的改变,罗伯特登上了为自己赢得声望的舞台。

他成为工业界的首要人物,业务几乎覆盖全美国的铁路系统。随着旅客人数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递增,罗伯特、托德·林肯的名声越来越大,就连国外的显要人物也称他为“商业大王”。他在这一“帝王”的位置一直干到1919年退休。

1926年罗伯特的逝世更增加了林肯家族的传奇色彩,甚至增添了几分神秘性。他的父亲是凭借坚强的意志和智慧树立起自己的英雄形象的,也因此而遇难.而罗伯特则是依靠自己的顽强决心获得的名利双收。但是,就在他去世后的讣告里也只记录了他父亲的影响力,而忽略了他个人的成就。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他就成为助理副团长;没有完成法律学业,他就获得了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的成员资格;没有军事方面的资历。他就被任命为军务部长;对外交一窍不通,他却成为驻英国公使。

无论他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人们都不会让他取代他父亲的英雄形象和地位。罗伯特的讣告表明世人不许他与父亲并肩而立。

林肯的次子爱德华·贝克的名字来自他父亲的密友和政治伙伴,伊利诺伊州的爱德华·D·贝克。他不幸童年夭折。

爱德华出生时,亚伯拉罕·林肯正靠做伊利诺伊州第八法庭区的巡回法官艰难为生。由于他的父亲在每年的2月到6月和9月到12月都要出去巡行,在爱德华活着的短短几年里,父亲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在给朋友的信中,林肯曾说爱德华和他的哥哥鲍勃不大一样,艾迪“好像更有潜力”。

爱德华死后,林肯在给同父异母哥哥的信中写道:“我们失去了第二个儿子。我们非常怀念他。”据林肯说,他的儿子整整受了两天的折磨才死去。或许是因为艾迪的早逝,林肯对其他三个儿子才更加关爱。

威利一定是他父亲最喜爱的儿子。父亲当选总统时,他只有10岁。对爱玩的威利和弟弟泰德来说,白宫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游戏场地。调皮的威利的恶作剧常常闹得白宫一片混乱。有时,他会和弟弟赶着一头山羊穿过绘画室,令成群的参观者大吃一惊。但他也有严肃的一面,因为他对绘画和写诗情有独衷,有的作品还在报纸上发表过。

内战爆发不到一年,在报纸头条的战况报道中,夹着一条消息:“总统的儿子威廉,今年11岁左右,死于肺炎。”小威利的死给陷于国家危难中的林肯家族无疑又增添了一份负担。玛丽·托德·林肯再也没有走进过儿子去世和灵柩停放的房间。林肯如此悲痛,以致人们相信他曾两次让人挖开坟墓再看一眼他的儿子。威利的尸体放在华盛顿公墓的地下墓室,直到他父亲遇刺身亡。

他的父亲遇害后,威利的尸体被取出放在他父亲的灵车上,穿越全国,运回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的总统墓地。总统的葬礼共花费了7,000美元,其中有10美元用于安葬威利,使他能够陪伴父亲最后一程。有关林肯的最后的公开记录就是送葬人记下的“迁移威利遗体费用10美元”。

在父亲当选美国第一位共和党总统时,小泰德只有8岁,生活在斯普林菲尔德。在那里的最后一个夏天,泰德染上了猩红热,据历史学家推断,可能是这时的高烧导致了他的语言障碍,“一种少见的口吃,使小泰德说某些词时特别困难,像史密斯这个词,他根本发不出来”。他的结巴再加上威利的死,使林肯更加宠爱他。

不仅是林肯一个人,白宫里的秘书们也对他宠爱有加,惟命是从。这个生性快乐、热心肠的孩子却一点不懂规矩。他在白宫里随意乱跑,到处乱闯。总统任他玩到睡着了,再抱他回床上。

一次,受白宫里随处可闻的关于战争的谈论的启发,军务部长艾德温·斯坦顿任命小泰德为少尉。处于这个年龄和生长环境的泰德对此信以为真,而总统也听之任之,毫不干涉。于是,少尉泰德夜袭保卫白宫的卫兵,缴了他们的武器,召集园丁和仆人做他的卫兵,还用借来的武器装备自己的部队。泰德玩够了少尉军衔后,他父亲又升他为上校。为了增加真实性,林肯还命令在正式信纸上印上“林肯上校”的字样。泰德甚至还以林肯上校的名义发电报。在执行军务中,泰德发现他不得不判处一个玩具兵死刑,可他又不想真的执行,于是,他要求父亲使用宪法授予总统的豁免权饶恕他的娃娃。总统一本正经地听了整个案情,并写下:“据总统令,赦免玩具兵杰克。A·林肯签署。”

林肯遇刺后,泰德完全由母亲来照顾。但他的母亲一直精神混乱,认为他们母子已被世人抛弃,一贫如洗。她带着泰德住在大儿子罗伯特家,但她的怪异举止很快就扰乱了罗伯特的生活。之后她带着泰德去了欧洲,经常把他送进私立学校,然后又毫无理由地让他退学。在欧洲,她坚持要住最便宜的旅馆。母子两人漫无目的,回到芝加哥不久,泰德就因白喉去世。

第三个儿子的死使玛丽·托德·林肯彻底崩溃,更加远离现实世界,剩下的儿子罗伯特只好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Author: yabocomcc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